CEO谢斐解读盛趣未来:以游戏为核心,向科技与文化延伸

【GameLook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GameLook报道/谈起盛趣,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这家如今已经迈入第三个十年的老牌游戏公司,在过去数十年的发展中,并没有大家想象当中老态龙钟的模样,反而一直扮演着中国游戏产业开创者和变革者的角色,期间发行的数十款经典游戏,在那个PC萌芽的年代,推动了国内游戏产业的进步和升级。

随着国内市场步入存量竞争时代,盛趣也积极应对市场需求,深耕精品化战略方案,通过打磨产品质量,精细化运营的方式满足玩家需求,牢牢稳固住了自己的市场地位。而在面对行业的新风口云游戏,盛趣也积极调整姿态拥抱新方向,第一时间推出了自己的云游戏标准,成立了原生云游戏工作室,投资底层超算中心,进行深度布局。

近年,盛趣又提出了科技赋能文化的全新定位,持续探索前沿科技所能带给游戏的无限可能,包括与浙大开展脑科学研究,与科研机构合作开发筛查阿尔兹海默症的“数字药物”等,将游戏与前沿科技进行深度融合。在构建科技文化产业的道路上,盛趣的愿景是什么?对未来游戏产业的展望又如何?面对这些问题,盛趣CEO谢斐在采访中都一一进行了解答。

以下是GameLook整理的采访实录:

执着技术与内容探索,做行业中的百年老店

GameLook:盛趣为什么要涉足脑科学这个领域,这跟游戏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

谢斐:脑科学本身更多是去通过去研究大脑里面的构造,去观察它如何对人的行为、心理,产生影响、变化的一个科学。我们一直都说盛趣其实是一个创造快乐的游戏公司。那么我们也时常问自己,为什么这些游戏能够给大家创造快乐,什么样的时刻能够给大家创造快乐,在什么样的时间怎么样去创造快乐。

所以,基于这些问题,我们其实对这个领域一直都保持着好奇和探索的想法。实际上,盛趣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们更多的还是专注在游戏领域,我们现在应该算是进入到了第三个十年了。那这第三个十年,我们之前也一直都在说,我们其实觉得做游戏的人,理论来讲其实就是利用很多技术的发展、变革来推动内容的革新。简单而言,它就是一个技术跟内容相结合的产物。所以我们天然就对技术有着强烈的执着,同时也对内容本身的核心很执着。

我们在做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也跟母公司,包括董事会有过一个讨论,本身公司的董事会就对这种黑科技技术非常感兴趣。我们以前也说过,我们希望做一个百年老店,那做一个百年老店,如果你还只是专注在你现在在做的一些东西,不去布局未来的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你就没办法再往前走,是出于这样的一个想法。

另外一方面,我们作为这个行业算是领军的一个公司,肯定要为这个行业去考虑,你甚至是为更大的理想去考虑。带着这样的目的,我们在无意当中确实是发现了这样一个点,去用脑科学去研究为什么游戏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谁最需要这种快乐。我们后来发现例如阿尔兹海默症、儿童多动症等等这些人群,是需要游戏的。所以我们开始慢慢的就向这个领域去探索,也正好找到了非常合适的一些合作伙伴。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们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都会去很专注的一件事。

GameLook:今年八月,盛趣和浙大正式展开合作,落地了国内首个脑科学研究中心,它的具体研究目标是什么?你们与浙大接触后,怎么看待国内在这方面的研究水准?与欧美相比如何?

谢斐:其实我们跟浙大就合作这件事情讨论了挺长时间的,而且我们也找了好多高校谈论了合作事宜,很多高校也都挺有兴趣的。但是后来我们之所以选择浙大,或者说浙大选择了我们,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当时因也接触了一些美国的高校,我们当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肯定美国在这方面的水平是比我们要高得多。但是后来我们发现,浙大在这个领域里已经研究很深了,拥有一流的脑科学交叉平台,并已在脑机融合领域拥有超过10年的积累。而且我们发现浙大是一个很专注科研的高校,整个研究能力很强。

我们更擅长游戏,尤其是在应用落地方面,而浙大更擅长于脑科学理论研究以及纯科研层面的研究。所以我觉得双方的合作算是一个比较互补的状态。最初我也是整个项目小组里一个重要的成员,我们会定期的设定每一年或者两年的目标,现在专注的第一个就是“数字药物”,即把游戏本身作为一种数字药物。这是已经在做的一件事了,甚至也已经都得到了一些临床的实验结果。

另外一方面,对于脑机结合等方面,包括一些梦境的研究,因为我们发现现在大多数这个工作着的人,睡眠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在初期,对梦境研究,对于如何改善睡眠等等这些方面,也是我们的研究的重点。

GameLook:刚刚提到脑机融合这个问题,其实马斯克已经给大家实打实演示了一遍。您觉得游戏将来真的是往这个方向发展吗?

谢斐:我不太说游戏会朝这个方向发展,但是我觉得可以以游戏作为一个探寻的点,我们现在也看到,在国内你借助一些外用的脑机设备,已经可以用意念来打字等等,这些已经进入比较成熟的阶段了。我们在跟浙大沟通的过程当中,也会发现他们其实做的很多事情,比如说在小白鼠身上做的很多实验,其实已经是很多所谓科幻片里面能看到的一些东西了。它更多的是需要大量的实验,大量的数据,证明这个理论是真的有科学依据的。在以前,我们觉得这可能是一个科幻,但是事实上现在已经越来越成为现实,但是这个确实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GameLook:盛趣一直以来都是定位在游戏,现在往脑科学、数字药物这个方向拓展,这些跟游戏虽然有关联,但并不太像游戏。对盛趣而言,您刚刚说到已经走到第三个十年了,盛趣还是一家游戏企业吗?盛趣在定位上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谢斐:我们肯定是一家游戏公司,但我们不仅仅是一家游戏公司。我们更多的已经开始向科技、文化领域去延伸,但是它最初的起点一定是游戏。

内容方更拥有话语权,云游戏还需长久发展

GameLook:从2019年开始,云游戏在全球市场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无论是海内外的互联网巨头,都纷纷加入了这个赛道竞争。而盛趣的话,在云游戏赛道上的投入也比较积极,你怎么看对云游戏的投入?

谢斐:首先,我们觉得云游戏不仅仅是给游戏产业,可能是给规模更大的、全新的产业集群一个机会。云游戏已经慢慢地打破了以前游戏产业的框架,比如游戏的研发、发行、运营等等这样一个框架。它其实是融入了更多伙伴的加入,比如说电信运营商、数据基础运营商、游戏的研发商等等,它变成了一个更大的产业集群。所以我们觉得云游戏在未来会是一个重构整个游戏产业的机会,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新兴市场,所以我们还是比较看好这样一个新市场。

我们在各方面也做了比较全面的一个布局。毫无疑问,你在这个领域里,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但是我们还是认为内容的提供方肯定还是最有发言权的。因此,我们首先会在整个云游戏的内容的布局上发力。比如现阶段的优势,盛趣本身就有八、九十款在营的游戏,而且以前我们的优势也是在端游的这个领域里面。所以我们现在也积极做好端游上云这件事。

另一方面,我们觉得最终云游戏这个产业,最终还是要依靠开发者真正为云平台去做原生的云游戏。今年年初,我们也跟包括中国移动、咪咕等,合作成立了一个原生游戏的研发工作室,专门是针对5G云游戏平台这个场景,开发原生云游戏的产品。另外,我们除了在内容上的布局,其实母公司世纪华通也在着手做云游戏的平台。在世纪华通的这个大家庭里,这么多的游戏公司,我们都支持它们把游戏上云,让它先跑起来。此外,它本身也是更专注在技术上的一些革新,会吸引更多的这个游戏的厂商来这个云游戏的平台上来进行运营。

我们还做了一件很大手笔的事情,就是参与了腾讯在长三角的AI超算中心,这个是我们更基础的投入。我们之所以花了这么多的钱投入,是因为我们觉得未来不管怎么样,你整个云游戏产业起来了以后,你最需要的还是底层的数据中心搭建,而且是任何公司都会需要的。那对于我们来讲,一方面我们有了一个超算中心后,可以降低自己的成本。另外一方面,整个数据都在超算中心上跑,我们肯定就会更知道怎么去运营云游戏平台。所以对于整个云游戏产业的布局,我们虽然花了比较短的时间,但是整个布局还是一步一步、有条不紊地进展。这不是说只选择了某一个赛道或者是某一个领域,而是更长远的看到这个大的领域能够给行业带来的机会。

GameLook:对于云游戏的发展,行业内都说缺乏优质内容,另外一点则是成本居高不下,你怎么看云游戏发展的速度和行业的预期目前还有点脱节?但他希望马上能有收入、用户,这其实还是有点困难。

谢斐:就像刚才我们说的,实际上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还是它的内容,还是得有一批相信这个产业的游戏公司,真的愿意做投入去做云平台上的游戏内容。这个肯定还是最重要的。在这么大的一个产业集群里,最终能有发言权的,其实还是内容。现在很多老的游戏也慢慢上云。

另外一方面,除了这些原生云游戏以外,其实包括我们现在研发的很多游戏都已经考虑到了它的品类,是否适合在云平台上运营。我刚刚在说的云游戏平台,从一开始搭建的时候,可能整个技术要求相对会比较高,比如说我们希望能够达到1080P这样的画质,它的整个延时能够在5G环境下控制在15毫秒等等这些技术要求,我们从一开始要求就会比较高,也希望这个慢慢能够成为行业的一个标准。

产品多元化布局,深耕精品化战略

GameLook:今年盛趣也跟腾讯合作发行《龙之谷2》,包括后面还有多款游戏跟腾讯合作,比如《庆余年》、《小森生活》。盛趣的产品越来越多元化,风格也非常明显。您觉得盛趣现在在产品规划上,包括在战略伙伴上,比如与腾讯的合作越来越深入,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谢斐:大家有的时候也会有一些争议,我们现在跟腾讯的合作变得越来越紧密,到底是件好事情还是一件坏事情。但事实上我们觉得,回望以前盛趣从端游向手游过渡的阶段,跟腾讯的深度合作确实是让我们抓住了很大的市场机遇。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自认为彼此都有学习到很多东西。因为我们当时新的手游放在腾讯平台上去发行,也确实是从腾讯身上学到了很多,比如说他们对用户的精准把握,不同用户在不同时间的不同需求。所以我们在那个过程当中也跟腾讯学到了很多东西。

反过来,腾讯也从我们对于这种手游的研发过程中,可能也有所有所收获。总的来讲,我们觉得到今天为止,跟腾讯的合作都是非常愉快、非常有收获的。这几年里,盛趣跟腾讯的合作,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把产品给你,在你的项目去发这样一个简单过程。而是已经慢慢在游戏一开始的阶段,可能就会跟腾讯的团队一起在沟通。他们因为更了解用户的一些需求,用户的整个画像,那么也更能够细致地把握整个运营上的细节。所以很多时候从我们开始创意的阶段,腾讯就会慢慢的参与,他们也会选择一些他们觉得可能适合他们平台发行的内容。那么我们在后期的整个研发过程当中,也会跟他们保持一种同步的沟通,从而随时去调整进度。整个合作过程还是非常愉快和有效。

其实我们明年的一些新品,腾讯也都了解得非常清楚。那么对于我们公司的游戏产品来讲,这是一个必经之路,会让我们的产品结构变得越来越清晰,比如说我们会有一些很经典的老游戏,通过日积月累这种非常精细化的运营,还是能够牢牢吸引住很多老用户、新用户,从而成为我们收入很重要的一个来源。另外,我们也会有一些现象级新IP产品,比如说像《庆余年》等等。这些强IP产品的推出,也成为我们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另外我们也开始慢慢的在寻找小而美,适合小众用户的游戏产品。以前我们更多是喜欢推出一些大型的游戏。现在会有一些工作室在做一些比较精巧的、小而美的一些游戏,就像我刚刚说的《小森生活》等等,可能都是针对一个比较小众的用户群,但或许也能够成为一个非常经典的一个游戏。

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觉得盛趣的游戏产品,最终都是希望它是一个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产品,不是说在当前的流量热潮中,能够一下子光鲜亮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慢慢就退出了这个舞台的产品。我们很重要的一个优势,还是我们对这个游戏后期的这种精细化的运营。所以我们推出的游戏都是希望能够比较长时间运营。

GameLook:现在全行业都在提精品化战略,对于盛趣来说,您怎么看待精品化来临之后,对盛趣整个公司的经营,包括产品研发会有什么样的改变?您怎么定义精品游戏?

谢斐:我们多年来一个很重要战略,就是精品化战略。其实当初新的股东接手盛趣游戏时,我们第一个提出来的就是精品战略。可能每一个公司都有它不同的这个发展路径,比如说有的公司它就是广撒网,开很多新的项目,这些项目里边也许有几个能够成为爆款。

那么当时新的股东在接手的时候,其实我们就已经在做了很多精简的动作。我们希望能够有给业界一个印象,就是从盛大到今天盛趣出品,必是精品,我们不会把精力都分散掉,我们还是希望做的每一款游戏都能够成为精品游戏。

那么什么叫精品游戏?一方面,产品本身品质要非常高,另外一方面,你与之配套的运营是要极度精细化,而且这个产品最终是要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在我们的心目当中,这样的产品才是一个精品产品。

你说它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其实一方面是我们能够用有限的资源,去专注在有限的产品上,另一方面,这也是对于盛趣这种相而言较大的游戏公司一个独特优势,实际上你做精品游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也意味着这个成本的高投入。你只有保证游戏的成本的投入,才能够真正做到它的品质各方面,都能够高于业界的平均水平。那么对于盛趣这种比较大的公司来说,就会筑高一些行业的门槛,使得竞争的状态没有那么惨烈。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慢慢筑高整个门槛。

从行业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专注在这个精品战略,其实对行业也是一个好处。因为你不断地筑高这个门槛,其实对于用户来讲,他的感受、对产品的接受度、品味也越来越高,所以他也会逐渐看不上那些粗制滥造的产品。所以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次提升。

GameLook:像精品游戏,比如说腾讯内部,他们一个项目可能就两亿起步,数字十分巨大。像米哈游开发一款游戏,说投入一亿美金。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盛趣在内部找到这种大投入的项目,你们怎么去控制这种风险?

谢斐:其实大家对于这种成本都非常敏感,所以大家就格外的小心谨慎。那盛趣之前一直有个很大的优势,是我们对于游戏的精细化运营。

所以在游戏从创意到立项的整个过程中,其实公司对这个节奏的把控会非常的细致,包括腾讯等等很多力量也会参与到其中。我们在整个评估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你要进入到下一步,你要再获取更大的成本投入的话,你需要有很多的数据去说话,去求证你要再往下一步走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我们也确实是在控制风险的层面做的比较谨慎。

GameLook:有没有项目临时被砍掉?

谢斐:当然有,你不可能让无轨电车一直开下去的。有的时候,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尽量早的看到这个状态,如果最后确实是觉得项目不能够继续下渠,时间窗口也好,还是它本身风格,跟年轻人接受的东西慢慢的有差距的时候,我们其实都会做这个动作。

当然这样做也有可能会带来一个反面影响,就是你可能会扼杀一个好的创意和产品,我们也希望在未来能够变得比以前更加自由一点。

GameLook:整个盛趣已经进入第三个十年了,也代表上海以前最早出头的优秀企业。现在的盛趣跟未来的盛趣,你怎么看未来的目标?

谢斐:盛趣这几年走的应该算是比较稳健,就是就像你刚才说的,盛趣以前可能就是一个传奇公司,后来慢慢成为了一个游戏研发公司。那未来我们更希望成为一个以游戏为核心的,具有前瞻性理念的一个科技文化公司。所以我们也在想,这所谓的未来可能就是在下一个十年里边,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变成这样一个优秀的游戏企业,但是,游戏肯定还是我们的核心灵魂所在。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melook.com.cn/2020/12/408878

盛趣游戏
相关推荐以趣之名全新出发 盛趣游戏2019战略发布会即将开启探索科技与文化的极限融合 盛趣游戏在变与不变中进化世纪华通2019上半年盈利超预期 收入近70亿 同比增长23%不再是一个人一条狗:《辐射:避难所Online》公会版本上线国民传奇产业园盛大开园 探索IP发展“宜春模式”盛趣游戏谢斐:游戏的微光 照亮数字文化产业的未来谭雁峰:拥抱云游戏三大机遇 盛趣游戏端游逐步上云辐射小子开启中国之旅 《辐射:避难所Online》将于6月上线沉浸式育成手游《Love Live! 学园偶像季:群星闪耀》今日全平台上线一点即燃的人气!盛趣游戏谷迷狂欢日上演激斗赛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