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专家学者聚焦藏文古籍整理研究 探索数字化建设享“云阅读”

中新网兰州4月25日电 (记者 丁思)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郑堆24日在兰州提出,针对藏文古籍文献存量巨大、存藏分散的特点,新时代做好藏文古籍文献工作,要不断开拓创新;要依托展览、媒体及数字化技术等展现形式,把藏文古籍资源转化为当代文化精品,推动藏文古籍文献资源的宣传、开发,共同努力让藏文古籍文献真正“活起来”。

24至25日,第四届全国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高层论坛在兰州举行。来自西藏和四省涉藏州县以及国内其他地区的数十家科研机构、古籍整理单位、图书馆、高等院校及相关部门的130余名专家学者齐聚金城,就藏文古籍整理与研究进行深入探讨,数字化建设成为关注的焦点。

藏文古籍文献作为藏文化的重要内容和独特载体,蕴含着历史上藏族祖先的智慧结晶、文明成果和气质风貌,记录了藏族人民与其他民族共同缔造伟大祖国的历史进程,展现了历史上藏族与其他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生动事实,丰富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璀璨宝库。

郑堆说,藏研中心成立30多年来,在藏文古籍的保护抢救、搜集整理、翻译出版、研究利用等形成了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几代学人薪火相传,成立了藏文文献资源数据中心,以《中华大藏经·藏文卷》藏研版对勘、《中华大典·藏文卷》为代表的一批藏文典籍作为国家重大文化工程项目,陆续得以整理和出版。

郑堆说,今后,藏研中心将继续发挥国家涉藏高端智库和牵头协调全国藏学的作用,积极搭建数字化、学术刊物等工作平台,与各地藏文古籍研究机构大力开展多方面合作,促进藏文古籍文献数字化建设,成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文化滋养和坚实依据。

“藏文古籍保护在古籍整理出版方面成绩显著,但在藏文古籍数字化及数据库建设方面相对滞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图书馆馆长桑丁才仁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说,藏文古籍数字化已是大势所趋,全国部分高校、图书馆已启动相关数字化项目,但仍存在古籍资源接续性、共享性不足的问题,各地古籍数字化建设缺乏统一标准和规范。

桑丁才仁说,藏文古籍数字化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持续的人力物力支持,众人拾柴火焰高,更需要全社会多方面的资源共享、共建,相关方面的专业人才培养必不可少。

“目前国内藏文古籍数字化大部分还处于古籍存储介质的转换阶段。”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图书馆副研究馆员周卫红说,藏文古籍数字化是一项保护和弘扬藏族文化遗产的工作,具有强烈公益性色彩,不能走市场化道路。

周卫红建议,可借鉴国内外经验,特别是汉文古籍数字化经验,引入企业资金和技术,成立藏文古籍数字化保护基金,由国家指定的权威机构来运作协调和管理,加快实施藏文古籍文献的数字化,实现藏文古籍真正的“云阅读”。

据悉,全国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高层论坛于2017年设立,已举办三届。论坛以保护藏文古籍,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以提高藏文古籍文献人才队伍的理论素养和学术造诣为目标,围绕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的诸多理论和现实问题组织学术交流,已成为国内推动藏文古籍文献研究高质量发展、促进古籍文献研究者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

此次论坛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兰州大学主办,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科研办联合承办,甘肃省藏学研究会、兰州大学青藏高原人文社会研究中心、烟台大学民族研究所、北京智诚阅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青海联图科技有限公司协办。

会议期间,“《中华大典·藏文卷》兰州大学编纂工作站”揭牌成立。近年来,兰州大学先后策划出版了《甘肃青海四川民间古藏文苯教文献》《藏传佛教高僧弘法手迹珍典》《古藏文苯教手抄珍本文献》等系列藏文古籍整理丛书。

兰州大学副校长沙勇忠说,藏文古籍文献历史悠久、数量庞大、内容丰富,是中华古籍文献和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校将继续加强在藏文古籍文献整理与研究领域的优势,让藏文古籍在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方面焕发光彩。(完)

发表评论